普通会员

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

民航、会展中心、厂房等

行业
连心桥--新余新闻网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6-13  浏览次数:

  杨桥镇位于分宜县西北部,距县城21公里,地势东北高,西南低,平丘遍布境西,高丘绵亘于东,中部平川,杨桥河贯穿南北。这里山偎文脉,水荡清涟,稼禾欣荣,物类丰稔,自古风物俱佳,人文底蕴丰厚,唐代会昌三年(公元843年),杨桥镇观光村人(当时叫文标乡锦带里)卢肇,殿试一甲进士第一名,是中国确立科举制度以来,江西省第一个状元。其后,人文蔚起,文风炽盛,名扬赣西。

  在这块热土上,聚集了林氏、黄氏、钟氏、袁氏等大姓显族,每姓氏近万人,分居于各村落,由于传统宗族观念根深蒂固,各自争雄,民风彪悍,常常为山界、林地、水源闹纠纷,甚至械斗。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几次随市委市政府领导,赶到杨桥镇化解矛盾,平息纷争,随着我市加大市域社会治理力度,广泛开展乡村德治法治的宣传和教育,杨桥镇社会风气大为转变,当然,和谐之中,时常也会出现不协调的音符。

  杨桥镇土坎下村委土坎下村小组的林某某夫妇,1994年12月,与邻居林某某兄弟签订卖屋文契,以12000元现金购得三兄弟其所有的一厅两间房屋,一间猪舍和一块空地基。2008年,林某某夫妇在旧房处翻建新房,房前通道与三兄弟房前通道并行相通,当时,三兄弟认为林某某在翻修新房过程中占用了原有公用通道,双方由此产生争执,互不相让,林某某上诉法院,但对判决不服,由于文化程度低,性格偏激,受人唆使,走上漫漫十年上访路,多次上省进京,无理取闹,成为分宜县重点信访积案。虽经市、县领导多年多轮包案,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。

  积案不解,寝食难安,市委书记蒋斌了解情况后,主动请缨,亲自谋划,亲临现场,亲自调解,2021年6月28日,他怀着爱民之心,来到土坎下村,叩响林某某夫妇的门扉,一进屋便握住林某某的手,嘘寒问暖,然后坐在矮板凳上,与林某某促膝谈心,原来林某某与听力有障碍的丈夫在家务农为业,育有一儿一女,儿子尚未谈对象,在新余市城内做电商,女儿已出嫁,经济并不宽裕,林某某逐渐寡言少语,性格越来越孤傲,不融通,认死理,蒋书记将心比心,换位思考,体谅她家的困难。谈得开心时,已是中午时分,林某某诚心留下蒋书记吃餐便饭,蒋书记欣然应允。

  尽管是几盘蔬菜,蒋书记吃得津津有味,林某某夫妇露出了少见的笑容,餐桌上,蒋书记还讲了一个“六尺巷”的典故。

  清朝著名文人张英,在康熙年间,老家人与邻居吴家人在宅基地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,因两家宅基地都是祖上留下的基业,时间又久远,对于宅界谁也不肯相让。双方将官司打到县衙,又因双方都是官位显赫、名门望族,县官也不敢轻易了断。

  于是,张家人千里传书到京城求救,张英收书后陷入沉思,乡村因宅基地纠纷屡见不鲜,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当然有世俗观念作崇,祖宗基业不可丢,但更深层的原因是眼光短浅,心胸狭窄,私心太重,缺乏度量,与中华民族以礼让为重,以和为贵的传统文化格格不入。张英主张从张家人自身做起,树立范式,他便找来笔墨纸张,顺手急就一首诗寄给张家族人,诗曰:

  张家族人接到诗信后,豁然开朗,主动退让了三尺,吴家族人见状深受感动,也退让了三尺,于是形成了一个六尺宽的巷子。

  张英是清代名臣,文学家,安徽桐城人,康熙六年中进士,累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,他所著的《联训斋语》家训,熏染了代代家风,被奉为张氏子孙的传家宝。

  张、吴两家族之间形成了一条百米来长六尺宽的巷子,被后人称之为“六尺巷”,这条巷子现存于桐城市城内,立了石碑,作为中国文化遗产,这是中华民族和睦谦让美德的见证,已经成为桐城古城的旅游景点。

  林某某夫妇听完故事后,两人相对无语,眼中闪着迷惘的光,也许是文化偏低,似懂非懂,半信半疑。蒋书记便现身说法,讲了新余有史以来的最大工程——环城路的修建,这条宽阔的大道,要经过许多村庄,有些村庄的民房要拆除,有些要占用村民的祖宅地基,那些村民以大局为重,让出民房与地基,不计较得失,使这项工程顺利完工。

  这时,林某某的思想有所转变,慢慢打消了上访闹事的念头,蒋书记因势利导,针对林某某家中的实际困难,当场与县、镇领导协调为林某某发放困难补助金,为其儿子争取创业帮扶基金,为其女儿联系医院专家进行产检,真切的关怀,温暖了林某某那颗冰凉的心,勉强签订了息访承诺书。可是,没过多长时间,受其他信访户串联蛊惑,情绪有所反复,林某某先后两次试图赴省上访。对此,蒋书记并不感到失望,认为工作还要做精做细,思想转变是有过程的,拖至十年的积案,哪能一蹴而就,2021年8月23日,他再次来到林某某家中回访,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教育工作,以情感人,以理服人,以德化人,并购买了助听器帮助其丈夫解决听力问题,解除她迷恋上访的执念和心结,跨越了十年之久的信访积案终于得到圆满化解。

  “一把手”把脉亲为,“疑难症”药到病除,在蒋书记的带动下,市县(区)、乡(镇)各级领导,主动包案化解信访积案,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徐鸿,市委副书记钟世富等市领导,主动担当,在包案中落实习总书记“三到位一处理”信访工作要求,坚持诉求合理的解决问题到位,诉求无理的思想教育到位,生活困难的帮扶救助到位,行为违法的依法处理,新余市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之路越走越宽广,就像环城路一样,为新余市画了一个同心圆,就像新余市重视古桥保护一样,嫁接了通贯古代、现代与未来的古今桥。

  落其实者思其树,饮其流者怀其源,那些信访积案的当事人,在领导的人格魅力、德治的教化功能、政策的人文关怀之下,逐步融入到和谐的社会之中,心灵的救赎才是真正救赎的开始,只有深切地感受到人世间善良,博大的爱,才能不断地用同样的方式回报社会。

  门前六尺有芳邻,何必当作陌路人。近几年,新余多个村庄新建祠堂,民间也称众厅,渝水区界水乡湖头村七姓共建,仙女湖观巢镇石江村六姓共建,可谓乡村振兴战略中“乡风文明”的一个亮点。中华儿女都是炎黄子孙,异姓同源同宗,多姓合祠内含中国文化“和”的精神,这种打破血缘边界的“和”文化,正在转化成为浓厚的乡土情感、村落价值观和文化自豪感,我曾为合祠取堂号为“敦睦堂”,撰写了“敦仁秉礼千秋同敬祖;睦族和邻万代共朝宗”的堂联,为新余乡村“和”文化的建立摇旗呐喊。

  正在我撰写《连心桥》这篇文章时,接到友人电话,邀我到杨桥镇再去走一走,我来到建陂村委世美坊村,他们建了一座祠堂,取名为“聚和堂”,请我为“聚和堂”作序,我采访了几位老人,问他们为何取名“聚和堂”,几乎得到同一个看法,他们认为过去大姓之间都存在争强好胜,互不服输,难以和睦相处,当前德治教化深入人心,聚和是人心所愿,即聚贤聚德,和睦和乐,世代和美,同享福康,于是,我在《聚和堂序》中写道:“适逢盛世昌时,沐浴党恩国光,乡村振兴战略,惠及千县万乡,杨桥建陂,风正气爽,各村小组,争树榜样,古村显魅力,旧貌换新装,花簇簇,路畅畅,天蓝蓝,水泱泱,房隐绿中,人映画廊……”且后我去了土坎下村,见到了林某某的丈夫,他精神状态良好,并说林某某在其妹妹处参与牛羊养殖,自身价值得以体现,他说,往事不堪回首,只有加快脚步去追寻幸福的梦。

  我心情愉快,踏着先贤的足迹,在杨桥镇湖丘自然村,走上卢肇当年赴京赶考经过的状元桥,站在桥头,我浮想联翩,我市通过文物普查,确定境内存有237座古桥,为此,蒋斌书记在2019年市委八届七次全体扩大会议上,明确要予以保护,并作了批示。目前,有关部门主动作为,对古桥进行了抢救性修复和挂牌保护,可见桥在人们心中的份量。桥,实际上是连续古今、贯穿江河溪流的纽带,古桥凝固了丰富的历史信息,是乡村的活化石,从桥中得到深刻的启示,蒋书记一直在构筑新时期的“桥”,比如党建与颐养之家的桥,政府与小荷工程、水花工程之桥,领导干部与化解信访积案之桥,这些有形的、无形的桥,都是一切为了人民的连心桥。